• 文汇报
  • 东方早报
  • 新民晚报
  • 解放日报
  • 上海报媒:
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经济网 >> 上海财经新闻 >> 正文

特斯拉“上海速度”超越“美国速度” 靠什么?

更新时间:2022-2-9 16:48:33     来源: 解放网

全美汽车工厂里,去年产量最高的是哪家?彭博社统计了美国70多家汽车工厂的数据后发现,2021年,产量最高的是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特斯拉工厂。不过,特斯拉的自家兄弟上海工厂却能与加州工厂一较高下。据特斯拉最近披露的财报,2021年特斯拉上海工厂汽车交付量逾48万辆,超过北美冠军——特斯拉加州工厂(约45万辆)。

这当然是“特斯拉速度”的体现,同时也是上海这片沃土造就的“上海速度”的体现。

车间夹层里的办公室

去年底,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座高档宴会厅里,白宫官员、国会议员、商界领袖齐集,参加《华尔街日报》举办的一场商业论坛。在场的政商名流无不西装革履、神情端肃。

这时,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出现在了宴会厅正前方的大屏幕上:他敞着夹克,两眼搞怪地一睁一闭。现场的名流们看见,马斯克身后是一个汽车生产车间,不时有工人穿梭往来。

现场主持人问:“你现在在哪里?”

马斯克说:“我正在即将竣工的特斯拉得州工厂。你看我身后就是工厂。我们的办公室和工厂就在一起。管理层和工程师不能单独待在象牙塔里,他们离工厂越近越好,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

从办公室位置的设计,人们可以一窥“特斯拉速度”的奥秘。

春节前,记者参观了特斯拉位于上海的超级工厂。记者在厂门前停下车,负责引导参观的特斯拉员工小高就从厂里迎了出来。他说:“我们的工位就在车间上面的一个夹层里,总裁也在那儿办公。从办公室的玻璃窗看下去就是车间。去车间,下几级楼梯就到。”

陪同记者走在生产车间里,小高指着眼前的一辆辆未完工的汽车说:“这些车都是有主人的。”特斯拉和传统车企不同,它没有库存,消费者先订货,车间再生产。车辆一旦下线,就尽快交到消费者手中。

速度,还源于制造流程的重造。不同于大多数厂房设计,特斯拉工厂不是在一个平面上展开的,而是立体的。立在地上的是生产线,架在半空的是机运链。即使是现代制造业通用的机械臂,在特斯拉车间里也有不一样的排布。在焊接车间,记者看到数只机械臂围绕着一辆汽车作业,此外还有一只机械臂从车身上方探下来,“四面八方”似乎不足以描述机械臂和汽车的位置关系。

“整条供应链都在中国”

常有人把特斯拉和iPhone相提并论:它们都是行业的后来者,都以革命性的产品推动行业巨变,毛利率都远高于同行……

它们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把生产线放在了中国,至少是其中的一大部分。

早在iPhone面市前,苹果公司就已明白中国制造至关重要。

2007年,离iPhone预定的上架时间还有一个月出头,乔布斯突然提出,把iPhone的屏幕材质从塑料换成玻璃。因为后者更不容易留下划痕。他说:“我想要玻璃屏幕,这件事情必须在6周内办好。”

一名下属走出乔布斯的办公室,立即订了一张去中国的机票。他只能去中国。

苹果选择中国制造有两个原因:中国工厂灵活,中国供应链比美国强。

乔布斯提出关于玻璃屏幕的要求之后,上述优越性立刻变得一目了然。

就在这时,一家中国工厂跑来投标,要求承揽这项工作。这家中国工厂最终拿到了订单。

“整条供应链如今都在中国。”另一名苹果公司前高管说。

特斯拉上海工厂也像苹果一样,因中国完善的供应链而受益。需要方向盘吗?往西3公里,临港均胜电子就有。需要调整铝合金元素含量吗?几条街外的友升铝业立即定制。需要新能源电池吗?宁德时代已经在超级工厂旁建了电池模组基地。

在临港新片区,围绕着特斯拉工厂,一家家上游供应商落户开厂。

去年5月21日,上海临港新片区举行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集中签约,延锋汽车、广微万象、东山精密、麦格纳、李斯特等18家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落地,涵盖了汽车芯片、自动驾驶系统、汽车内饰、车身、新材料、精密加工等多个领域。去年8月,临港新片区相关负责人介绍,新片区已集聚了智能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100多家,其中有不少是特斯拉的供应商。

得益于临港及中国国内完善的供应链,特斯拉上海工厂的零部件本地化率极高。马斯克在2020年7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以前,大量在世界其他地区制造的零部件被运往上海;今后,如果完全在中国本地采购,车辆成本会大大降低。

目前,特斯拉上海工厂的零部件本地化率已达到90%以上,而特斯拉加州工厂仅为73%。

“上海速度”

2021年10月10日,在德国首都柏林郊外的一片空地上,一场名为“超级节”(Giga Fest)的大型露天庆典正在举行。空地后方,矗立着特斯拉崭新的柏林超级工厂。马斯克当时预测:“我们准备在几个月内开始生产,基本上是(2021年)11月或12月,并希望在12月交付第一批汽车。”不过,特斯拉柏林工厂至今仍未有投产的消息。

在万里之外的中国,柏林工厂厂址确定前一个月,特斯拉第一个海外工厂——上海工厂建设工程刚刚竣工,并立即投产。

如今,在特斯拉上海工厂的车间里,只要有客人来参观,负责讲解的员工小高第一站总是领他们去看入口处的一张海报。那是上海工厂建设项目的时间轴:2018年10月17日签订土地出让合同,2019年1月7日奠基,2019年10月25日竣工验收完成,2019年12月30日首批Model 3交付内部员工……

小高每次都会向客人特别强调一句:“从工厂奠基到第一辆车交付,仅用时11个月。”

当年开工、当年竣工、当年投产,这就是后来被人津津乐道的“特斯拉速度”。

有人也许会疑惑,工程建设不就是盖房子吗?房子盖得快点,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其实,一个工程并不只是盖房子那么简单,甚至盖房子只是其中最简单的部分。开工前的审批,竣工后的验收——用地、环保、水利、人防、消防、燃气、地震安全,等等——每一项都需要政府部门参与,每一项都必不可少,中外皆然。

特斯拉上海工厂一期总建筑面积15.7万平方米。如果按照传统做法推进,从签约到开工,如此体量的工厂,审批时间至少10个月,而特斯拉上海项目仅用了一半时间。验收更是和项目建设同步完成。

缩短审批和验收时间,不是主管部门放宽了标准——该审的一项也不能少,该验的每项都得验。省时的窍门在于他们改进了工作流程,把自己当作“店小二”去服务企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压缩时间。

现在进入特斯拉上海工厂可以看到,厂区西侧一条小河把工厂与外界隔离开来,连通内外的是三座小桥。

然而按照最初的市政规划,桥只有一座。如果要修改规划,补建两座,仅仅审批流程就要走一年。

但特斯拉太需要这两座桥了:南北跨度一公里多的厂区西侧,如果只有一座桥、一扇门,怎么也满足不了物流、人流的需求。

一边是绕不过的审批流程,一边是逃不脱的实际需求。怎么办?临港管委会等部门还是找到了两全之策:把桥的建设纳入水利基建项目中去,这样既不需要修订规划,又能满足企业需求。

特斯拉项目建设中,还有很多像这三座桥一样的故事。受益于政府部门的制度创新和贴身服务,特斯拉上海工厂实现当年开工、当年竣工、当年投产,跑出了“特斯拉速度”。马斯克说,这个惊人的速度是上海市政府和特斯拉团队共同创造的。

所以,“特斯拉速度”也是“上海速度”和“中国速度”。

去年底,在《华尔街日报》举办的那场商业论坛上,有观众最后问马斯克:怎么看待中国和美中关系?

马斯克回答说:“特斯拉和中国的关系很好……我希望大家牢记:我们同是人类,让我们努力建立积极的关系,为人类共同的繁荣而努力。”(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Zhanglin
如果您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 点击联系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