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汇报
  • 东方早报
  • 新民晚报
  • 解放日报
  • 上海报媒:
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经济网 >> 消费热点 >> 正文

点赞南京消费券,须挑两根骨头

更新时间:2020-3-17 10:45:41     来源: 经济观察网

幸运拼抢到消费券的南京市民,必须使用支付宝这唯一一种方式,这是对支付宝的排他性支持,显失公平。

宋馥李/文 南京发消费券了!宁波也要发,杭州也要发,上海也会发吗?北京会跟进吗?然后……

在315当天网上开抢的南京市消费券,搅动了全国城市复苏的一池春水。

转眼间,2020年一季度就将收官,在疫情防控企稳之际,在消费陷入沉寂近两个月,怎样为全年的经济生活谋一个转身,激出一个V字型反弹,已经摆在了各大城市的案头重心。

这一次,南京市表现出了一马当先的气概。

第一根骨头:预算审批

3月9日,南京市市委书记张敬华走进餐厅,出示绿色的“苏康码”,品尝鸭血粉丝汤;南京市市长韩立明则逛书店购书,为刺激南京市尽快恢复城市烟火气,两位父母官身体力行,带头消费。

在此背景下,南京市再接再厉,宣布将向市民和困难群体发放消费券,总额度超3亿元。刺激大招一出,收获赞誉无数。在疫情防控的同时着力恢复消费,南京市的做法,无论有意或无意,都为全国的城市立下了标杆。

舆论沸腾,南京市民自然也沸腾,开放预约当天,消费券预约人数已突破100万人。由此可见政府提振消费的心情急迫,市民的消费意愿也很亢奋。

欲速则不达,急于成事,难免出一些纰漏。鸡蛋里挑骨头,试为南京市政府进一言。

地方政府派发消费券,其实并非首次。2009年,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中国曾经试水消费券,彼时的南京和杭州等地,也走在前列,向市民和游客派发消费券。

也正是在那次的试水中,针对出现的一些问题,财政部曾出台过一个《关于规范地方政府消费券发放使用管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用以规范消费券的发放。

这应是目前关于消费券的唯一的指导性文件,也是我们怎么办好它的圭臬和准则。在为南京市点赞的同时,我认为须挑出两根骨头。

先说第一根骨头。根据《意见》,地方政府发放消费券,应纳入本级政府预算管理。按规定需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批准的,必须依法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审批。

按照2015年施行的新《预算法》,地方政府“依法花钱”是基本准则。在南京市民喜气洋洋预约开抢的同时,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到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批准这项支出的只言片语。

据闻,南京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已在今年1月12日开过,会上表决通过了南京市2019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20年预算的决议。

这个疫情发生之前通过的预算决议,大概率是不会预测并提前列支这项支出的。那么,政府动用南京市本级财政来惠民,如果没有列支在本年度预算中,这3亿元,显然是应该报请南京市人大进行审查和批准的。

如果还没来得及,那显然需要依法进行审批,实现程序合法,依法发券。

当然,也可能这项审查正在进行之中,只是暂时没有公开。如果是这样,也希望人大和执行部门尽快公开这项支出的审批进程,让政府的惠民之策也于法有据,公开透明。

第二根骨头:机会均等

要说的第二根骨头,也源自《意见》的一个条款:消费券发放,应按照市场经济原则,公开、公正地确定商品(或服务)供应商。

根据此次的已公开的发放方案。首批5000万元的电子消费券,是通过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支付宝来实现的,此次消费券的支付方式,选择了单一的支付方式:支付宝支付。

也就是说,幸运拼抢到消费券的南京市民,必须使用支付宝这唯一一种方式,才能完成消费,这显然是对支付宝的排他性支持。

众所周知,作为新型的电子支付手段,手机支付早已形成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多种方式的对垒,期间存在着巨大的市场竞争和利益博弈,舍此而及彼,显然有违公平和公正的原则。

《意见》上述条款清晰地阐明,即便是消费券发放的惠民之举,同样应该考虑市场竞争主体的公平参与的同等机会,因为惠民背后,仍存在着巨大的商业利益。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在此次信息消费券发放时,南京市兼顾了中国三家通信运营商,即移动、电信和联通的公平参与机会,三家用户的市民都可以参与信息消费券的摇号。

所以,既然信息消费可以同等兼顾,那作为服务提供方的支付服务商,就没理由让一家独占。消费券发放如果需要商业主体来协同完成,那显然应该面向所有主体完全开放,机会均等参与这一经济政策的落地。

挑这两根骨头,是希望南京市政府把好事办好,尽量做得没有瑕疵,为其他地方政府树立一个良好的标杆。有时,急于办成好事儿,往往容易出一些纰漏,把消费券这件事思虑得再周详一点儿,准备得更充分一点,大抵不是坏事儿。

消费券,在全世界范围内并非新鲜事儿,在民间消费能力大幅衰退时,施用这一经济政策工具,往往在提升居民消费意愿上立竿见影,短期内可以达到消费、投资和生产三者之间的良性循环。

细读此次消费券发放方案可知,发放的消费券在面值和方向上做了精心设计,集中在餐饮、体育、图书、信息等4类消费上,并采用多批次网上摇号的方式,面向困难群体和全体市民公开发放。

在数字化的时代,这样的操作已经没有技术上的阻碍,无论是“苏康码”,还是消费券,都可以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快捷地实现落地。

放在当前的背景下,这无疑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其锐意创新的施政取向,也值得其他城市跟进效仿。

要说向市民“派糖”,中国的两个特区政府很有经验。今年2月,香港特区政府宣布将向18岁或以上香港永久性居民发放1万港元。澳门特区政府也宣布,今年继续向澳门永久性居民派发10000澳门元,非永久性居民派发6000澳门元。

不管怎么说,作为一项南京市民期待、全国人民关心的“仁政”,消费券理应应该发得合情合法,公平公正,成就疫情之下的这件好事儿。

 
编辑:Zhanglin
如果您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 点击联系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图片